为维持经营,不少餐饮业都转向外卖业务,比如西贝、大龙燚、外婆家等。可见,线上外卖成为餐饮业一段时间内的重点方向。外婆家创始人吴国平分析道:“这期间谁能做好外卖,谁就能更好地获得客人的信赖。”  


餐饮业与电商平台加强合作,这本是一桩美事,但却暴露出美团的经营问题。 

 


外卖已经成为大家生活的一部分,根据数据显示,2019年第三季度,我国外卖用户规模突破了4亿大关。美团外卖的交易额遥遥领先,而美团的外卖收入也是美团的主要营业收入渠道。在外卖平台中,美团已经甩开饿了么等平台好几条街。2019第三季度,美团外卖交易额高达65.8%,新增外卖商家30万,几乎是饿了么的2倍


面对疫情,早在2月2日,美团曾出台过七项商户帮扶举措,比如商户免除一个月佣金,统一返还2020年2月1日-2月29日产生的佣金等。再此期间,大部分餐饮业仍处于关门状态,更别说营业的用户大多都靠线上外卖存活。显然这些举措不符合餐饮业的实际要求,可谓杯水车薪,救不了这场大火。


因此,部分商家对美团“爱不起来”。不可否认,美团是他们经营的重要平台,但是不少商家诉苦:美团的佣金率太高了商家在支付高额的房租、人工、食材等成本之外,还要支付高额的佣金,自然苦不堪言。


其实,美团佣金高已经成为行业常识,部分商家仍没放弃美团,是看中了美团的宣传推广功能,但是现在情况却大不相同。因为这场疫情,外卖成了商家的“救命稻草”,但美团的佣金率过高、垄断经营和不正当竞争等问题,商家在支付人工费、成本费和房租的同时,还要支出高昂的佣金,这是在把商家逼上绝路。商家无利可盈,部分商家纷纷发出抗议。

抗议形势严峻,重庆、云南、河北、南充4地的餐饮协会公开呼吁美团降低佣金率。

2月18日,重庆市工商联餐饮商会发出公函呼吁美团点评、饿了么等平台降低佣金;

20日,南充火锅协会发布举报信,原因是美团私自上调佣金,从8%骤升到20%,并把“商家配送”的选项改成了“美团配送”,这无疑激怒了南充的餐饮商家。目前,美团是否有垄断行为还在调查中;据南充市火锅协会会长何伟所说,美团曾推出方案吸引餐饮业快速上线做外卖,但后来又私自变卦,这令商家很气愤,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;

同20日,河北省饭烹协会呼吁“在全民抗疫时期积极承担起社会责任”;

22日,云南省餐饮与美食行业协会呼吁美团“尽快出台相关措施”。商家们的反应进一步反映了美团与商家的矛盾加剧。


疫情当前,企业的经营更为困难,美团理应降低佣金抽成,给商家“一条活路”。

正所谓“雪中送炭三九暖,视若无睹腊月寒”,餐饮行业应当与外卖平台携手共进,共谋发展。而实体经济也应与电商平台同舟共济,互帮互助。只有这样,才能在这疫情寒冬里给个体门店送去一丝暖意,与他们共渡难关。